清华教授刘玲玲:新工业革命与新兴产业发展机遇

泰伯智库 | 2015-12-24 21:47:00

 “克强总理跟我们讲,我们不能总是拿原来的标准来折磨自己了,一个国家进入到了产业深度调整的阶段,还想追求GDP两位数绝对不现实了。既然是这样,未来我们就要在传统产业升级换代的同时发展新兴产业。”

以下内容节选自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博士生导师、教授、知名经济学家 刘玲玲在“创变者·2015中国GIO年度峰会”的演讲。内容未经演讲人核实。

这场新工业革命来临之后,中国的整个宏观经济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而我总结,有两大问题应该是最为核心的,一个是总供给的问题,就是企业用什么样的方式创造社会财富?比如最近媒体炒的比较热的供给侧改革。而另一个就是总需求的问题,你生产出来的东西谁来消费?当我们的供给问题一旦解决,马上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需求的问题。

新工业革命面前的产业调整

首先说一下中国2015年前三季度的经济状况,我们的GDP增长6.9%,其中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达到51.4%,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8.4%。高技术产业GDP增速10.4%,规模以上企业GDP增速5.6%。前三个季度GDP虽然增长6.9%,但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GDP实际上才增长了5.6%,而第三产业增长了8.4%,所以加上一二产业平均下来到了6.9%。

中国工业的压力非常大,大家不了解这些数据可能没有感觉。我们经过了两个总理的努力,从朱熔基总理到温家宝总理,中国的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才刚到了43%,所以经济学家都着急,因为我们定的是60%的指标。从李克强总理这届政府开始,大家对“大众创新、大众创业”等词语耳熟能详,第三产业也确确实实进步很快,我们已经占到了51.4%,而这就发生在最近几年。

还有就是高技术产业,包括我们的这个行业,我看了一下数据,今年估计能增长22%,而高技术产业目前GDP的增速全国平均下来才10.4%。虽然我们传统的行业压力确实太大了,但第三产业和高技术产业的增速还是很高的。像电力行业是负增长,煤炭、炼钢、炼铜也都是负增长。还有比较惨的两个事,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汽车,这些年全靠这个拉动经济增长,而且房地产这些年的投资增长一直都是24%的速度,但今年只有2%。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数据,房地产中增长最快的占比67%的民用住宅,今年仅仅增长了1.3%。明年这个数据也绝对不会太乐观,可以看到的是,压力依然很大。

还有一件事就是汽车,从2000年到2013年,十三年来,汽车每年的增长速度都是17.9%,个别的年度还会高一点。但是今年大家看到的是由负转正的情况,虽然11月份到了11%,但是前面全是是负的,我想全年下来维持7%都不容易。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整个传统行业,大家根据这些数据就可以判断传统产业的转型面临多大的压力。

供给侧改革

克强总理跟我们讲,我们不能总是拿原来的标准来折磨自己了,一个国家进入到了产业深度调整的阶段,还想追求GDP两位数绝对不现实了。所以既然这样,我们对经济的看法应该用新的三个“克强指数”来看:第一个是就业率,2015年前三个季度就业人数就达到1066万人,而我们定的目标是全年就业1000万。为什么传统的产业下滑这么厉害,就业人数还会增加?这就是第三产业。也就是朱镕基二十年前讲的,如果第三产业发展的快了,人对人的服务增加了,大家就会有就业机会。

第二个是城乡居民收入的指标,现在看来,去掉CPI的小篮子,整个三个季度下来是7.7%,这个是做到了,但城镇居民没有做到,农村居民做到了。还有一个指标是GDP的能耗下降2.1%。温总理说了十年下降2.1,一次没有实现过,为什么呢?原因是不想去炸人家的工厂。所以温总理就跟大家讲,我老了,我们把这个活留给后面的年轻能干的总理来干。李克强当过那一届的副总理,他是知情的,但他没有喊高调,最终结果直接下降5.4%。你要知道GDP已经过十万亿,下降5.4%是什么概念?这要炸掉多少的工厂,甚至有一些工厂自动死掉了。

我举一个小例子,比如说中国现在的钢铁企业,大家知道还有多少家了?上万家企业现在只剩下了500家,然而克强总理现在说500家还是太多了,就算是未来“一带一路”国家的那些钢都用我们的,我们也只需要300家。那怎么办?他说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立刻消灭200家钢铁企业,这200家钢铁企业已经不是从前站在锅台上炼钢的企业了。前几天杭州钢铁集团宣布其出钢生产线彻底退下来,又有一家已经走了

所以通过这些数据能看到什么呢?看到的就是中国想干什么?也就是供给侧改革,同时带来需求的变化,来解决我们“三架马车”的结构性问题。如果是这样那么大家看的就很清楚,“十三五”来了,我们提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样一些新的理念,这些理念肯定要落地,即使我们的转型很困难。总理跟大家说,未来五年中国GDP增长速度的底线是6.53。在新的产业不断的壮大,传统的产业艰难的转型当中,6.53我们是能保得住的,如果今年人均GDP可以过8000美元,按这个速度到2020年中国人均GDP就可以达一万美元。

新兴产业与传统升级

既然是这样,未来我们就要在传统产业升级换代的同时发展新兴产业。于是大家看的非常清楚,从胡锦涛那一届开始,我们下了十年功夫,在四大领域进行了所谓的战略突破:装备制造产业、电子信息产业、生物技术(医药)产业和能源环保产业。十多年前的布局直到现在,我们至少可以看到中国在三大战略产业中实现了突破。

第一个就是中国的高铁,刘志军别管犯什么错误,他是中国高铁之父,这点全国人民认账。刘志军干的铁道部承担的任务叫做跑得“快”、拉得“多”。什么叫做“快”?日本每小时跑166公里不叫快,德国每小时跑300公里还可以,但德国发生了跟我们一模一样的事故,所以德国人就不让跑了。德国人口一共加起来没有中国共产党人多,一共就安徽省这么大的地方,跑这么快干什么?

中国不行,中国压力大,刘志军想尽了一切办法,逼德国人把技术卖给我们,在德国技术的基础上我们进行了改进,而且是每小时跑480公里,这就是你们看到的今天中国的高铁,这可以当总理的名片,到全世界修高铁。第二个,什么叫做拉得“多”?我一定要搞出大马力的火车头,这样叫做拉的“多”。我问大家什么叫做“多”,你在上面是客运,我在底下是货运,这叫做客运、货运分开,立体发展,于是大马力火车头去年他们交卷了。比如说拉上粮食、材料,把火车头后面的车箱依次排开,我们有4000米长,这样叫拉的“多”。这样第一个活干成了,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第二个是“华龙一号”,中国拥有了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技术及全产业链。有四项保险的所谓三代的核电站,现在“华龙一号”去了阿根廷,帮他们修了新的核电站,同时还帮他们拆卸和处理17个旧的机组,形成了中国的全产业链。大家知道这个中国人干了60年。我们清华搞核物理的人,他们至少在甘肃的沙漠里干了60年,这是我们的这点底子。

第三个就是我们的航空航天。从90年代初我就开始研究国防经济学,盯着他们看,从“神州1号”开始一路发射,我就跟着去看,所以第一个看到的是现在航天技术的进步。包括一弹多星、微小卫星,也包括北斗系统。还有一点是航空,C919是温家宝总理的项目,今年的C919已经出来了,可以放174个座位,而发动机却是美国和法国人合作。升级版的C929可以放300个座位,但是发动机,我猜想过不去,中国这个材料过不去,怎么办?还是要用举国体制将这些技术突破掉。

除了这个之外,大家看到我大体上简要的介绍了一下中国目前在一些重大领域当中的思考,包括2025,实际上是35年的规划,几乎是2025年一个台阶,2035年一个台阶,2049年一个台阶,中国雄心勃勃要成为未来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包括在科技领域领先世界的国家,也就是成为世界科学的中心,三十五年中国人行还是不行?我们采用什么体制能让中国把这个活干了?所以压力也是很大的,但是机遇也是非常明显的。还有一个是中国制造2025近十年,我们看到有一些新的装备和新的项目,这个时间关系我就不罗嗦了。

还有一点最近发改委关于新兴产业的发文,包括跟我们产业相关的,比如说信息产业,包括互联网+,包括六大工程。特别是像网络通信、智能通信终端、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的时代来了,所以在技术的支撑方面,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的配合。

详细内容请下载报告: